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资讯集萃 > 从于右任悟到书法精神

从于右任悟到书法精神

来源:丹头野老作者:时间:2020-10-21

1111由于对现行简化字存在一些看法,所以我学于右任『标准草书』是以文字改革角度起始的。深感『标准草书』应为汉字简化改革的最佳选择。在钻研标准草书,特别是代表符号的同时,还从草法角度用硬笔临习了几年髯翁草书碑志,如《王陆一墓志铭》《李雨田墓表》、马云亭六面碑。加之,对于右任先生身世为人的景慕,故越学越爱,逐渐产生了从书法角度学习于书特别是草书的欲望,并立志将此作为退休人生新起点上对人生价值的新追求,对传统文化和社会的新担当。在尽心悉意、虔诚敬畏的苦钻精研中逐渐悟到了书法精神。

1111书法精神是书法人必须具备的基本观念、基本情怀、纲领性准则,是学书中具有决定意义的最根本问题。毛泽东说: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诚然,干什么都得有干什么的精神;否则,就什么也干不好。同样,搞书法就得有书法精神,历史上的书法大家都是从书法精神中走来的。反之则不能登堂入室。精神是物质的最高产物,指人的意识思维和一般心理状态。据此,书法精神应为书法人对书法艺术的正确理解、认识和态度。集中表现为一个人的书法意志、目标追求,付诸实施的决心和正确方向、方式方法。在书法界已成为名利场、官场的情况下,提倡书法精神尤为重要。

书法精神包括的方面很多,渗透在书法学习活动的每一个毛孔。就其要者,我概括了下面四个方面,就教方家。

 

1111一、持公守正,人品第一

 

1111古有『字为心画』,『书品即人品』之说。最经典的说法是东汉末蔡邕的『书者,如也。』清刘熙载对此有个解释:『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唐柳公权答穆宗问时曰:『用笔在心,心正则笔正』。于是,『字如其人』渐成公论、口头语。

111书法人首先必须天下为公,胸中有道义,有正气、骨气、义气;在有高度社会责任感的前提下,有所为,有所不为。历史上的书坛巨匠多为德操高人。张芝不应征做官,时称『张有道』,南朝宋羊欣赞赏其:『博学高操,高尚不仕。』王羲之持正辞官,在父母坟前告誓不仕的风骨为后世所景仰。颜真卿一身正气,两次辞官,三次遭贬,二次左迁,安史之乱时奋起抵抗,其《争座位帖》敢于直指威可镇主的郭仆射和太监头目,最后以身殉国于李希烈的屠刀下。

1111清末被日本书界称为『清代王羲之』,但在国内至今不出名的大书法家梅调鼎不附俗,不趋势,持贫守道,确实叹为观止,令人景仰。梅氏一生不仕,穷人求字可赔上纸墨,分文不取,但于权贵不书,于巨贾不书,于心术不正者不书。在断炊的情况下也不为五斗米折腰。为此,在门上贴着反《陋室铭》之义的『谈笑无鸿儒,往来皆白丁』一联。

1111『为万世开太平』的于右任自小心怀劳苦大众,痛恨清政府腐败无能。学生时,被督陕学使叶尔恺称作『西北奇才』的于右任,作为少年有为之士,被新任督学沈其泉任命为赈济灾民的粥厂厂长。他为灾民动心而日夜奋力,深得民心。慈禧太后挟光绪皇帝逃到西安时,十九岁的于右任欲上书陕西巡抚,请其手刃西后。虽为幼稚奇想,亦足见青少年于右任爱憎何等分明,为国为民之心何等炽烈!终于成为伟大的爱国主义者,奋不顾身的革命家。且为新闻、教育、农林、水利、文化等都洒下了许多心血。他刚直不阿,多次抵制蒋介石;严于律己,清正廉洁,号为『布衣宰相』;他身为书法大师,从不卖字,而普通百姓有求却从不推辞;他解囊救灾,却给留学美国的子、媳寄不出学费;他将自费购买的碑志三百八十七块全部捐献西安碑林。死后的『遗产』却是几纸欠账单。诚可谓人中楷模!从而成为书史巨碑。

1111二、淡泊名利,甘于寂寞

 

1111书法人必须心如止水,万念皆空,沉心静气于艺术追求,不『丧己于物,失性于俗』(《庄子•缮性之三》),才能步入艺术殿堂。这是历代成功书画家的切身体会,『未有心不和平而能为书画者』。一些人其所以惶惶然静不下来,都是为名利所诱、所驱。只有『不慕荣利』,『忘怀得失』,在情同闹市的官场、名利场面前养气不动,居心无物,『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才能脱去尘浊,不随世碌碌,不趋势流俗,不为功利左右,勿叫毁誉扰怀,才能静下来专心致志于艺术追求。历史上成功的书家都是远离名利场,沉心于艺术以至入迷的,如张芝不愿做官,专志书法,临池习书,池水尽墨,在精熟隶体和章草的前提下创今草、一笔草,世称草圣;王羲之渡江见李斯、曹喜、钟繇、梁鹄等书和蔡邕《石经》,又见张昶《华岳碑》后大为震撼,遂遍观历代名家书作,博采众长,精研体势,增损古法,创妍媚流变之新体,独居书圣之尊位;王羲之七世孙智永和尚三十年不下楼,退笔为冢,成绍承家传之大家。于右任帖法大成后默默习碑十年,成就了碑骨帖韵的于体。中年学草于帖,不仅几年间以强国利民为目的首创规范草法的『标准草书』。

1111品质恶劣的人即使其书的技巧法度高超,其精神境界气韵难佳,得不到时代和历史的认可。蔡京和秦桧就是因人品恶心使其书不传的典型。至今深受一些人推崇的董其昌和王释的字在我心目中无论如何高不起来。董其昌的字里行间总见他横行乡里欺压百姓的影子,王释的笔墨之中时现他率领群臣屈膝投降的丑态,故敬而远之!

1111在其释例中发展了草书理论,而且一天只学一字地苦习精练草书,登上了『当代草圣』、『三百年来一草圣』的艺术巅峰。

1111然而历代也不乏反其道者,可悲的是这种人没有一个取得成功。王羲之和孙过庭都尖锐地批评过所处时代的心浮气躁者。孙氏《书谱》批评那些躁进者曰:『况云积其点画乃成其字,曾不傍窥尺牍,俯习寸阴……任笔为体,聚墨成形,心昏拟效之方,手迷挥运之理,求其妍妙不亦谬哉!』『况拟不能似,察不能精,分布犹疏,形骸未检,跃泉(渊)之态未睹其妍,窥井之谈已闻其丑。纵欲唐突羲、献,诬罔钟、张,安能掩当年之目,杜将来之口!』然而这种『好名欲速,趋利立达』的风气并未因此种指责而偃旗息鼓,而是屡代不乏。当今浮躁尤盛。随着字画彻里彻外地全面商品化,一些人为了抬高身价以取利,给自己戴上『著名书法家』、『实力派书法家』、『××第一人』、1111『×××传人』、『世界』、『国际』、『全球』、『联合国』等桂冠,称王称霸,以至出现『前卫』、『智性』等故弄玄虚的创造发明,以及丑书、性书、行为书法、人体书法等等丑恶之举。于是乎头戴光环,招摇过市,一心奔走名利,哪有工夫钻研艺术!我们中国特色,各行各业都要有个官场,文化艺术界也不例外,作协、美协、书协、音协、曲协……。有了官衙就免不了争权夺利,谋官谋位,甚至大打出手。把评奖引进后,这官场里又添了评委,名利场又添了得奖。于是乎跑奖成了一些人的主要日课。因为有了官有了奖就有了名,身价倍增,从而也便有了利。利欲熏心者何乐而不为!于是丑行招摇,猫溺横流。必然结果是使其书画脱离了艺术轨道,跟着市场跑,跟着展厅跑,围着评委转。清初宋荦有诗云:『多少往来名利客,满身尘土拜卢生。』卢生何其人也?就是那个黄粱一梦者。可以断言,这种急于成名、发财,怀着『画眉深浅入时无』、『未谙姑食性,先遣小姑尝』心态的人,就不可能沉心静气,『咬定青山不放松』地走自己的路,是永远不会成为书法艺术家的,辛苦奔走所得只能是一枕黄粱。

 

1111三、艺术神圣,书品至上

 

1111在强调『人品第一』的同时,也应强调『书品至上』。这无疑是很有道理的。人品不好,心术不正的人很难成为气若长虹的书法家,但也决非只要人品好就自然而然地能成为书法家。书法不仅是技艺性很强而且变化无穷的艺术,更是一门高深莫测的学问,绝不可能轻举易得,而且是艺无止境,所以,非得付出毕生的心血和精力不可。既入此道,就必须给自己定个艺术上的高标准、严要求,必须书品至上,切实把心思和精力花在『书』上,以艺术为生命,为灵魂,将艺术追求作为第一追求,要执着,要痴迷。像体育精神那样,瞄准奥运冠军、世界纪录奋力拼搏。

1111书法人对书法艺术必须有敬畏精神。汉字、书法有自身规律,是中华民族之魂,传统文化的主动脉,是有尊严的,神圣的、必须敬畏的。书法的艺术境界是内在超越和外在超越,也即精神超越和物质超越的结合,而且是重在内在超越,也即心灵的、精神的超越。这是实质性超越。只有心无邪念地脚踏实地,老老实实,执着、痴迷地探索,追求,才有可能达到『至上』的书品,进入艺术殿堂。来不得半点虚假和侥幸。要对艺术有敬畏感,毕恭毕敬,十分虔诚,决不可稍有亵渎。古今中外成功的艺术家无一不把艺术当做神圣事业,以至视为生命!贝多芬耳聋失听后,以为要和音乐永别了,便失去了生活的意义,曾想过自杀,旦艺术的生命创造了艺术的奇迹,他那些著名的交响乐、圆舞曲大都是在此后创作的。苏东坡视书法神圣到连墨都要亲自磨。可见他的『我书臆造本无法,点画信手烦推求』是建立在对『法』,对『点画』顶礼膜拜、苦练精研达熟能生巧、理解精微的基础之上的。『无法』乃至法,『烦推求』乃精熟到无须推求。此乃神境、化境也。

1111于右任对书法艺术的恭敬虔诚,悉心追求,从他的两首诗中可见一斑:『朝临石门铭,暮写二十品;竟夜集诗联,不知泪湿枕。』『曳杖寻碑去,城南日往还。水沉千福寺,云掩五台山。洗涤摩崖上,徘徊造像前。愁来却乘兴,得失两开颜。』难怪他的书作中充满感情,透出生命的气息,给人以用心灵写字,用生命写字的强烈感觉。

1111反之,不以『书品至上』,而是以名位,金钱至上,为生命,为灵魂,执着以至痴迷地作为第一追求,最高、最终的目标,就是对书法艺术的亵渎。书法在这些人手里便成了儿戏,失去了尊严,而是他们捞官、捞名、捞奖、捞利的玩意儿,敲门砖。名利至上和书品至上是水火不相容的,这种人的书品肯定好不了,永远达不到艺术上的高境界,不可与语精神超越、内在超越、心灵超越。

1111心专则静,静极则狂,熟能生巧。张旭、怀素如果心静不到除书法以外万念皆空,技巧法度达不到运用自如,是不可能癫起来狂起来的。

1111要用学问特别是传统文化涵养书法。《庄子•达生之八》纪渻之斗鸡的故事完全适用于专一无他地搞书法:虚骄恃气、犹应响影、疾视盛气都不行;只有到了:『闻鸡鸣而无变,望之似木鸡』,其德才全了,可胜斗了。『之十』梓庆为钜亦巧专之极致:『不敢怀非誉巧拙』、『忘吾有四肢形体』,于是『以天合天,器之所以凝神……』欲使书法入妙,亦当如此!学识不一定都表现为书法,书法却是学识的表现或符号。历史上成就卓越的书法家无一不是学问巨匠。这说明学问家不一定是书法家,但真正的书法家必须是学问家。要『书品至上』就必须强化字外功,以学养书。髯翁不仅有着伟大的人格,于学问也是自幼终老地矢志苦钻,会通古今,学贯中外,融传统美德和传统文化于一身,不仅成为伟大的书法家,也是第一流的伟大诗人、学者。

 

1111四、恪守传统,勇于创新

 

1111传统和创新是相互依存,缺一不可的,是书法艺术得以传承的两条腿,少一条就走不下去,甚至无法生存。二者的和谐统一就是书法艺术的生命。恪守传统和大胆创新都要以对书法正确而透彻的理解为前提。必须在苦学精研历代经典,深入体味传统的基础上形成自己对书法艺术的独特理解。清袁枚论诗曰:『不学古人,无法一可;竟似古人,何处著我!』书法亦然。否则就不可能形成独特风格,也就无从成为真正的书法家。

1111历史上的书法艺术家既是遵守传统的大师,又是大胆创新的大师。离开传统精神不能成为书法艺术家,没有创新精神也不能成为书法艺术家。历史上站住脚的书法家都是书史上的唯一,但都不违背书法的基本规律、基本法度、基本技巧。东晋新体的出现,唐代楷书的成熟,清朝中期以来特别是于右任碑骨帖韵的新书风,都是继承传统基础上大胆创新的最高成就,形成书史上的三个巅峰;而绝非『师心自用,苟作聪明』所能为也。足见『通变之道,唯在师古』,传统是创新的源泉,创新是注入传统的新血液!

1111于右任既法帖又尊碑,大胆创新而不离传统法度,熔碑铸帖成一代新的书风,被公认为寓古为新的于体。他既是传统精神的典范,又是创新精神的典范。从『标准草书』的研创中更足见此二种精神的融合。不仅是在历代草书经典中选字,而且从中总结归纳出代表符号这一草法规律,使草书的草法系统化、科学化、规范化。毫无疑问,『标准草书』是个创造。同样毫无疑问,这个创造来自传统。『标准草书』是传统精神和创新精神相融合的产物。更使人惊服的是,他的书作不管是楷书、行书还是草书,幅幅迥异,每幅都可谓唯一,每幅都熔铸着碑骨帖韵的深厚传统,且每幅一看都是于体。诚可谓『昭体,故意新而不乱;晓变,故辞奇而不黩。』(《文心雕龙》),足以见其对传统的固守和创新的活力。

1111当今书家中我最服气的是权希军老先生。他宗二王,学米芾,最终出自《书谱》,但既不是二王、米芾,也不是《书谱》,显然是融入了多家,我甚至感觉到一些于右任的味道。他笔法熟练,字法有由,是很传统的,也是很创新且独成一家的。他的创新很明显来自深厚宽博的传统,是传统精神和创新精神融为一体的果子!

1111当今活跃于书坛的许多『名家』却不是这样,而是『变古乱常,盲目新奇』,『摒古竟今,危则趋诡』。他们不断翻花样、出怪招、今天『传统』一下,明天『当代』一下,今天拼色纸,明天抡拖把,就是不把传统和当代融为一体。而是失道求奇,驰骋末流。必然是『失体成怪』『繁采寡情,味之必厌』。因此,不仅『当代』,就是『传统』中也很难感觉出传统来。其实,这『传统』并不传统,这『当代』并不当代!甚至笔法、字法都多有差失。他们其所以天天『创新』而创不出新来,就是因为没有真心实意地一头扎入传统中,就是因为太活跃乃至脚离实地了。只能是『跨略旧规,驰骛新作,虽获巧意,危败亦多。岂空结奇字,纰缪而成经矣!』(《文心雕龙》)但自视都特高,『人人自谓握灵蛇之珠,家家自谓抱荆山之玉。』(曹植)缺失了传统,创新精神从何而来!毫无传统根据的苦思冥想,一夜之间的突变绝对不是创新,而是胡闹。这些瓦釜毁黄钟,以显已雷鸣之举当休矣!权希军远没有他们活跃,权老是甘于寂寞的,而他的艺术活力正是从这寂寞中爆发出来的传统精神和创新精神!总而言之,靠的是书法精神!当今书坛也不乏缘自书法精神的后起之秀,如傅绍尉、张建祥等,可谓虽非『名家』但远胜『名家』。观他们的作品,从震撼中感到了希望。

1111书法必须讲书法精神!我们应当挖掘书法精神!我们应当发扬书法精神!我们不应当做缺乏书法精神的无头苍蝇!

 

                                    二〇〇七年三月

                                    于枫林绿洲

资讯集萃更多

馆内动态更多

陕ICP备1400602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