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资讯集萃 > 标准草书七十年回顾

标准草书七十年回顾

来源:陈墨石作者:陈墨石时间:2020-10-13

111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博大精深,书法艺术似灿烂群星照耀寰宇,而其中的草书源远流长,历史悠久。当代草圣于右任先生创制的标准草书更似光彩夺目的一颗明珠。今年是标准草书七十岁生日,回顾标准草书七十年来的历程,继承和弘扬中华民族优秀的草书艺术,推广与普及标准草书,更好地服务于人民,是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


■于右任倡导标准草书之因

111于右任先生于上世纪二十年代末期研究我国草书,三十年代初期倡导标准草书其目的是为了普及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强固国本,以求中华民族之昌盛。纵观中华文化近两千年来草书的演进,最初的草书是民间用于生活记事,既方便又实用。东汉时期,草书渐为艺术,贵族有所赏识。经公元五八年汉明帝、七六年汉章帝等帝王的提倡,一时涌现了许多书家,如齐相杜度,济北相崔瑗等人皆为当时能书的俊秀。公元二二零年后的魏、晋,草书已远离了生活,属统治阶级帝王们所享用了。草书走向艺术之后,书体层出不穷,名称繁多,有蒿草、散草、小草、游丝草、飞白草、龙草、蛇草、一笔草等等,但归纳起来,主要有章草、今草、狂草。这三种草书,各自代表了草书的演进发展。于右任先生在《标准草书》(第十次本)千文自序中对此曾作了简要论述:

111“千余年来,草书演进,名类众多,约而言之,可成三系:一曰‘章草’,解散隶体粗书之者也。其为法,利用符号,一长也;字字独立,二长也;一字万同,三长也。汉张芝、吴皇象、晋索靖,皆一时权威。惟全体繁难之字,未能完全草书化者仍多,其于急赴应速,未有达也。二曰‘今草’,继章草而改进者也。其为法:重形聊,去波磔,符号之用加多,使转之运益敏!王氏父子为之领导,景从既广,研讨弥笃,一字草法有至数十式者,虽创作精神之可惊,究何去而何择?陈僧智永,书真草《千文》八百本,盖有志于统一体制,以利初学。而唐以楷书试士,草书遂离实用而入于美艺。三曰‘狂草’,草书中之美术品也。其为法:重词聊,师自然,以放纵鸣高,以自由博变为能。张颠素狂,振奇千载。作者自赏,观者瞠然,或谓草法之废,实自此始!然其用笔之活,多所启发。”

111自此,我国草书艺术之演进已登峰造极。千百年来,草书难以普及与发展,究其原因,主要为草法不统一,创造方法各异,符号滥用,书写潦草,没有完善的组织系统,导致书写者喜作神秘的渲染,为单纯的美艺而忽略实用,以狂怪鸣高,以难识难写、故弄玄虚为荣。于右任先生一九四二年在《标准草书》千字文自序中曰:“吾国文字,书写困难,欲持此以自立竞争剧烈之世界,其结果则不遗必变,不变则全部落后,有必然者。就时间论,大禹惜光阴,陶侃惜分阴,时乎!时乎!其为圣哲所实贵也如 此!……文字改良虽仅为节省时间之一事,然以其使用之广,总吾全民族将来无穷之日月计之,岂细故哉!”可见于右任先生倡导标准草书的博大胸怀和圣者风范。


■于右任创立标准草书之路

111“草书重整,是中华文化复兴先务。古昔无穷之作者,多少精神贯注。汉简流沙,唐经石窟,实用臻高度。元明而后,沈埋久矣谁顾?试问世界人民,超音争速,急急缘何故?同此时间同此手,且莫迟迟相误。符号神奇,髯翁发见,标准思传付。敬招同志,来为学术开路。”这首百字令是于右任先生为标准草书而撰题。

111一九三二年,于右任先生身居国民政府监察院院长,在政务之际,先生视草书规范为国计民生之大事,痛感千余年来我国草书之混乱,不易识、不易写、不易传之弊,决心重整草书,以复兴中华传统文化。是年底,于右任先生在上海发起创建了标准草书社,并亲任社长。

111自标准草书社在上海创立之日起,先生组织其同仁刘延涛、胡公石、李生芳、周伯敏等九人为标准草书主要成员,于先生身体力行和大家一起研究整理草书。当时,于先生在上海各报刊登启事,广征草书碑帖包括古先草书大家《千字文》及各草书碑帖、手卷等千余件,进行系统整理,终于在前人积累基础上发现了草书中普遍存在的共同“代表符号”。从而解开了草书古今难传之谜,揭示了草书制作与普及的秘诀。

111历代有关整理草书体制之论著甚多,其中有影响的如:南宋高宗集书《草书礼部韵宝》、宋无名氏《草诀百韵歌》、金张天赐《草书韵会》、明神宗诏辑《草韵辨体》、范叔明集《草诀辨疑》、朱宗文《草圣彙辨》、汪由敦《草诀偏旁辨疑》、石梁摹集《草字彙》等数十种。在上述著作中主要是蒐辑与研究草书形体,介绍草法变迁等等,至于草书之组织系统,草书的结构体系与法则没有确立,此为草书难以制作与普及之重要原因。于先生与同仁探究上述原因后,确立的标准草书一开始以章草《急就章》为范本,认为章草字字独立,又可以利用符号,有利于草书标准化及普及推广,后经过考证,发现《急就章》有不少缺损,繁难字简化不足,部分字的草法落后而不一致,甚至为“死”字不适用,于先生决定放弃。又以《二王法帖》为范本,经过大半年的收集、考证、释文等工作后,又发现二王草书虽美,然部分文字当时及后来书家均有更进步的写法,另外考虑,提倡标准草书首为实用,其次为美艺,如局限于二王,将成重美艺而忽实用了,于是又将一部即将成书之《二王法帖》放弃。最后还是以古人相传的《千字文》为范本,领导同仁开始标准草书的研究与选字。(本文作者:我有幸聆听到我敬爱的恩师、于右任先生的大弟子——著名草书大家胡公石先生,关于当时于右任先生领导大家整理与遴选标准草书千字文的过程:《标准草书》千文中的每一个字,于先生教导大家,凡古圣书家的草书,我们能够看到的就先钩出来,然后开会审查。通常十字以上就开会。审查时,先把不合四原则的字删去,合原则的选用最早的书家。如某一字,董其昌有,米芾也有,则删董选米,米有,孙过庭也有,则又删米选孙的,同样,王羲之也有,则又删孙选王的,这是对最早创始人的敬意)。选字的过程很漫长,选字要求很严格,每一字都是翻来覆去、研究了再研究,审查了再审定的。

111《标准草书》之内容主要分两大部分:一是以千字文为范本,将历代书法大家所写的草书,广泛地进行选择,并选取最理想最有代表性的字逐一分析比较再确定,注明出处,并以四字一句、两句一联,汇编成文,称之“圣千”。这样选编,不仅音韵和谐,上下工对,而且内容极为丰富,上述天文,下论地理,内含修身养性,待人接物、人伦关系、历史事实、国学知识、名物注解等,言简意赅,于人生哲理有颇多启发。第二部分,为凡例和释例,谓草书全面而系统地归纳整理及标准草书之原则等。经过于先生及其标准草书社同仁历经四年的辛勤努力,终于在一九三六年六月编定《标准草书范本千字文》并由上海汉文正楷印书局出版发行。一时震动了书坛及学术界,在海内外产生了巨大影响。



■于右任倡导标准草书之贡献

111何为标准草书?于右任先生一九四三年八月曾给大学生专题作《标准草书与建国》的演讲中曰:标准草书是整理章草、今草、狂草三者而成的。“标准草书,有最重要的四个原则:一易识,二易写,三准确,四美丽。……代表符号是经,四原则是纬,于古人千变万化的乱丝中,为之整理条贯,一经一纬的织成一丝不苟的标准草书,此谓之标准。”通俗地讲:标准草书是草字偏旁、部首的规范化、标准化。制作草书,偏旁、部首必须有严密的法则而统一规范,符合客观规律。“所谓标准,是拿古人的草法作标准的,是从古先圣哲千余年的演进当中,归纳出来的有条不紊、易识、易写、准确、美丽的草法。”

111《标准草书》(圣千)自一九三六年印行至一九七八年的四十二年中,先后九次修订,第十次本因于先生仙逝仍以第九次修正本印行。详见列表一。

111《标准草书》(圣千)的编定,刘延涛先生与胡公石先生为主要骨干,参与了全过程。一九三五年前约从近三百个版本法帖,千余幅古先圣贤之草书图录中初选约六十余万草字,按照“圣千”的先后顺序一一排定,一字一字的依“代表符号”及四原则进行分析,再由大家分别陈述意见,最后由于先生圈定。《标准草书》(圣千)后的凡例、释例手书红字全在于先生指导下,由公石先生书写。

111《标准草书》(圣千)草字的选定,时间跨度大,上至战国,下迄晚清,涵盖隋、唐、魏、吴、晋、宋、明诸朝代。在《标准草书》(圣千)中所选历代名家草字前二十名者见列表二。

表中前二十名所选草字计六百四十七字,占“圣千”百分之六十以上。其中王羲之、怀素、孙过庭最多,三人达四百零五字。除历代名家之外,有七十七字由于先生与标准草书同仁创制,于先生亲书。由此可见,标准草书是秉承传统,本于先贤,而非擅立标准,任意拟定的。


■标准草书之传承弘扬

111标准草书的确立,是中国文字史上划时代的一大贡献!是中华传统文化乃至草书艺术史上的一座丰碑。标准草书既实用又美观,解开了我国千百年来优秀传统文化——草书艺术难以承传与普及之谜。标准草书结体明确,易识易写,准确美丽,乃中华民族优秀文化——草书艺术真、善、美之崇高意境。于右任先生为研创标准草书呕心沥血,而他却虚怀若谷地说,“这只是一个蓝图,伟大的建筑还要国人共同努力!”寄无限希望于后人。自一九三六年六月《标准草书范本千字文》问世七十年来,已蜚誉国内,远播日本及东南亚各国,引起这些国家和地区文教界的关注。日本所编定出版的各体字典,其中草书就是采用标准草书。《标准草书》(圣千)第六次修正本由上海书店等先后出版发行百万余册。其他有关标准草书如于右任临标准草书千文,书标准草书千文等,海内外出版已不计其数。这些版本的出版与发行,深受海内外各界人士的厚爱。

111标准草书是中华文化艺术的瑰宝,传承与弘扬标准草书事业是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使命。于右任先生仙逝后,其亲密战友、忠诚弟子及同仁则不遗余力高举标准草书的旗帜,奋力前进。刘延涛先生(已故),河南人,一九三二年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入监察院,任于右任先生秘书,几十年来,延涛先生一直在于先生身边工作,于先生一九四九年去了台湾,延涛先生也同行左右。在台北《标准草书》(圣千)第七、八、九次本修订,主要由延涛先生协助于先生工作,延涛先生同样是为标准草书呕心沥血的功臣,先后三次为标准草书撰写后记。于右任先生一九五七年曾以诗文一首赠刘延涛。曰:

“标准草书行,文字自改造。

子与我合作,举世称美好。

文化之精神,草书顺其道。

我且大声呼,望子舒怀抱。

方法果如何,每课识一字。

中学倘毕业,不教可自致。

古籍既易通,民众亦易使。

一字可医国,医国有利器。

往古数英贤,孰不爱草书。

百工便实用,亦得补业余。

东方有美人,娟娟相倚于。

鸾翔而凤翥,评论实不虚。

期望刘氏为标准草书发扬光大。

111胡公石先生(已故),江苏盐城人,一九三二年拜于右任先生为师,是于先生收的第一位弟子。一九三五年公石先生于上海暨南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即安排到标准草书社,在于先生身边与延涛先生共事。公石先生自一九三二年起,除学校功课外,一切时间都在草书社研究标准草书,为《标准草书范本千文》编定的功臣。于先生特别赏识公石先生的草书写得好,曾数次为于先生“代笔”标准草书赠友人。至一九四九年四月南京解放前夕公石与恩师泪别。公石先生牢记使命,虽在“文革”中受到“专政”,但始终潜心于标准草书的研究。一九八二年公石先生平反,任宁夏文史馆馆长,一九八四年六月十二日,公石先生与民革中央主席屈武先生、著名书法家启功、赵朴初先生等发起,经中央统战部批准,标准草书学社在北京重建。自此标准草书事业又掀开了新的篇章。一九八五年七月,公石先生呕心沥血几十年编著的《标准草书字彙》由宁夏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问世使标准草书向前迈进了一大步。在《标准草书》(圣千)的基础上,标准草字扩展到六千余字,均由公石一人书写。补充“单独符号”一百五十个;“代表符号”由原来的七十四个增加为八十七个,部首由原来的三百四十九个增加为三百八十四个,使标准草书体系进一步得到完善。《标准草书字彙》已先后五次再版,发行数十万册。一九九一年标准草书学社经中央统战部同意,更名为中国标准草书学社,并从宁夏迁址南京。中央统战部委托江苏省委代管,直接受江苏省委统战部领导。当政领导对标准草书事业予以大力支持。

111其次还有台北于先生的弟子李普同先生(已故),日本的金泽子卿先生,他们都是于先生到台北后的得意门生,是著名的书法家。他们为标准草书的传承与弘扬发挥了很大作用,他们的门下有万千学生学习标准草书。

111上述除南京有中国标准草书社外,西安有陕西省于右任书法学会;台北有中国标准草书学会;日本高崎有标准草书研究会等。各学社、协会间经常举办以标准草书为主题的海内外书法展览及研讨会,不久前,中国标准草书学社、陕西省于右任书法学会等在西安隆重举办庆祝中国标准草书创立七十周年·于右任书法真迹展、国际书画邀请展及标准草书七十年研讨会。上海复旦大学举办首届于右任国际学术研讨会。这些活动有力地推进了标准草书事业的发展。

陕ICP备1400602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