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进士书札展—— 道光十二年探花季芝昌

来源:于右任书法艺术博物馆 时间:2021-5-14



释 文:

夝(通“晴”)舫七兄年大人阁下:

宣南分袂,已三月有余,至好远暌,时辄形诸梦寐,不仅风雨寂寥,素心罕遇也。比惟莅任以来,百凡就绪,今早见江南题名,欣稔世兄高捷,不胜快忭。有辈同谱十余年,最称莫逆,兹又有后起一番缘分,当共顾而乐之。世兄年内想即北上覆试,在三月望,自以早到为安心也。浙中近日光景,何若二甫。可谓尽心,不知舆论能熨贴否?蓉翁尚未见到,所住小浦之屋,闻已焕然一新。有人有财,便无难事。有乡赈务,秋翁奏中极称捐项踊跃,省垣想办理得宜,外郡能皆妥协否?弟八月廿四日抵晋,廿六日入署,接篆已在申初。至酉正即得内召之信,接管案卷,原封移交。廿八日接部文后,初一日交篆即行。昔人谓五日京兆,弟实仅十刻中丞耳。今年出差之后有此转折,用去一草,已算减省。自入枢直即寓古寺,关切者以明鼎翁出署,都统须一年交卸,为借其寓暂栖,岂知移寓半月,鼎翁即奉回京之命,仍即搬入寺中。觅屋极难,现有一处将定添盖收拾,共须五干,不过将就可住。此事即成,明年三月乃可挈眷同住。月初,以赴库感寒,请假半月,近已趋直如常。碌碌因人,无潇洒之趣。春翁已奉使。子星与弟恐复轮及。薆翁之福,诚不可及也。鹤师前亦乞假半月,日至奉三无私,时怕发喘。并师闻已健适,春融自可出来。李大冠病难脱体,子星大约即真矣。都中未得透,雪殊深,殷盼消寒。盛会风流云散,思之黯然,桐轩且不常见,何况其他?手此布贺。大喜并贺。世兄元祉诸容续报,计信到正在迎年。并颂岁禧不戬。

前月户部送存外捐饭银二十余两,俟世兄来交之。

                         年愚弟季芝昌顿首   十一月廿五日

虚白信笺或八行或古钱式有一色桃红者,得便望画■数匣。

 注:吴钟骏(一七九八至一八五三),字松甫,号晴舫,江苏吴县(今苏州)人,道光十二年(一八三二)状元,历任福建、浙江学政及礼部侍郎等职。

 

 

季芝昌整顿盐务

季芝昌(一七九一至一八六一),字云书,号仙九,江苏江阴人。道光十二年(一八三二),四十岁的季芝昌终于经会试中进士,并在殿试中高居一甲三名即探花,一鸣惊人,后被授为山东学政。四年后回京,署日讲起居注官,旋充会试同考官。道光十九年(一八三九)大考中又获一等第三名,升詹事府少詹事,充江西乡试正考官。翌年提督浙江学政。因母亲病故而回籍守制。三年后回任原职,充大考翰詹阅卷大臣及考试试差阅卷大臣,旋升礼部右侍郎,调安徽学政。季芝昌通经史,文章谨严而有学名。

道光二十八年(一八四八),季芝昌奉旨筹办长芦盐务,并清查天津仓库。季芝昌经考査后上奏:长芦盐之所以积压是课税太重,盐商觉得无利可图。盐税,也称“盐课”。清代中期以后增加盐课,分层征税,向生产晒盐的盐户征收一份灶课,再向运销盐的商人征收一份引课,这种税最高,叫“正课”。另外国家遇财政困难,要增税,盐税是一个途径,即“杂课”。季芝昌认为正是因正课过高,盐商获利过低而不愿经营,导致民间缺盐,而造成长芦盐积压。在道光帝的授权下,季芝昌采用“票盐制”来整顿长芦盐务:凡愿经营盐业者,由政府发给“盐票”,即可以经营经销,以此打破少量盐商垄断市场、挟持政府的局面。直隶约有二四个沿海州县,限半年内广招商贩,授予盐票。淮北地区十引才可以发票,季芝昌则提出一引也可营。“引”是计量单位,“一引”为二百斤。先交税后,发给“盐引”,盐引分“长引和“短引。长引运往内地,期限一年;短引在沿海地区,期限一季。在盐引上开列姓名,限定经营的数量、盐价。凭盐引贩运出售是合法经营,州、县政府给予支持。如有的州、县没有盐商来办理盐引,就责成州县政府自己承办盐务。实际上,贩盐有利,只是苛捐杂税太多,每到一处要变相课税,才使盐商却步。季芝昌经调查,下令将官役陋规一律清除,对各种加价名目,一律革除。

季芝昌相继筹办长芦、两浙盐务,显示出实干之才。道光二十九年(一八四九),授山西巡抚。不久,命在军机大臣上行走。同年又授户部左侍郎,仍兼署吏部右侍郎。第二年升都察院左都御史。咸丰元年(一八五一)出为闽浙总督,其“悉令久任,察其贤否而举劾之,正己率属,崇尚清廉”,震动东南官场。咸丰十一年(一八六一),季芝昌去世。

陕ICP备1400602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