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于右任展览
  • 常设展览
  • 临时展览
  • 展览回顾
[临时展览]大唐何处不飞花——李志瑾小楷作品展
来源:于右任书法艺术博物馆      时间:




111习字多年,选择小楷,一是它的作用刚好与读书契合,教书读书习书,倒也不觉得枯燥。二是我确实痴迷魏晋小楷,喜欢那字与字之间顾盼照应的流动、拙而朴实的风韵。这次展览,也算是对自己一段时间以来学书做的一个总结吧。


111学习小楷的心路历程其实也很简单,总是顺着自己的喜欢去的。最开始临了《玉版十三行》,喜欢那样的章法,有列而无格,不阻断上下字的关联;字形小大由之,允许字有胖瘦高矮,各尽其态,赋予了中国书法无尽奥妙。




111后来,喜欢《乐毅论》《黄庭经》《孝女曹娥碑》,喜欢《乐毅论》的方圆兼备,波势自如;喜欢《黄庭经》的清和婉转,回互成趣;也喜欢《孝女曹娥碑》的古朴天真,章法自然。




111越来越喜欢的却是钟元常的字,《宣示表》《贺捷表》《还示表》《荐季直表》等等这些真是初看平常,越看越精彩,直到手不释卷。突然发现这种“看似寻常最奇崛”的美,恰是承载了中国古典美学的精髓。钟繇所处在汉末曹魏时期,本以隶书为官方书体,迫于战乱,钟繇便将其隶书蚕头燕尾省去,或者藏住,于是就有了繇之小楷。梁萧衍在《古今书人优劣评》中记载了:“钟繇书如云鹄游天,群鸿戏海,行间茂密,实亦难过。”这个时期的楷书还处于一种稚嫩的状态,没有脱去隶书笔意的束缚,但正是这种不成熟的,焕发着转型气息的字特别富有生机和活力,点画之间,若藏若露,若隐若现,结字舒朗,点画不死板僵滞,气韵不流于俗媚,带有浓厚的隶意。




111繇之小楷最大的特点是要写古写活,小楷的最高境界恐怕也就莫过于此。什么是古,就是古朴,淳朴,“活”即是自然。这其实是书家们想要避免作一些规律化的书写,从而达到一种出乎天性,追求自然,笔随心动的状态。由于钟繇在创新写楷书时,总自觉或不自觉地在其中运用一些隶书的笔法与结体,并不作刻意地过分追求,往往一任自然因字立形,这恰恰使他的楷书质朴而显古意。我在学习钟繇小楷时,发现领会其中之“天然”气息,整体把握至关重要。因为单从技法的角度切入,钟书并不难,但要悟得其中清和简远的气韵,萧远恬然之雅气,却绝非易事,想必接下来我还有许多要继续学习和领悟的地方。




111这些年学书法习字,最令人神往倾心的,不是把字写到什么程度,而是能通过习练,使我摸到了一些中国古典美学的脉搏,以此能坚守一份宁静,接受中国文化的精妙传承。书写时自己总是不急于下笔,先默读涵泳,由文意进入的审美状态,作好书写的心理准备。慢慢地对文章的理解也启发着我对书写的理解,理解了字也未必要笔笔惊人,未必要个个夺目,笔画舒舒服服地放在一起,字安安静静地排在一起,也很好。




111到今天为止,我仍然把写字当成是读书活动的一部分,或今或古,或诗或文,遇到特别喜爱的,静心书写是交流,是致敬,也是自我修炼、拾阶而上、通达人生的一条途径。




作者介绍



陕ICP备1400602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