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于右任展览
  • 常设展览
  • 临时展览
  • 展览回顾
[临时展览]清代进士书札展
来源:于右任书法艺术博物馆      时间:2019年12月



1111书札、即指书信,又称手札、信札、尺牍等。“札”是古代用以写字的小木片;造纸以后,“札”虽逐渐被纸张代替,但其称谓依旧沿用至今。

1111作为人们传递信息、交流思想情感的重要载体书札在传统社会应用极为广泛。尺素之书,或寄忧国情怀、或道故梓相思、或诉闺中意绪、或与友朋唱和,流淌于楮墨间,说尽了平生意。而在毛笔实用书写的传统社会,书信与文学、书法等艺术自魏晋以后逐渐融为一体,成为文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青鸟殷勤,笺中嘱托有寄;柔毫浓墨,笔底言事传心。承传有自,更积淀成悠久深厚的书札文化。




111古代社会,士人是道统学脉、文学艺术的传承者,是文化的主体;而其中之精英,隋唐以后,更荟萃于科场进士、翰林群体之中。清代是实行科举制的最后一个朝代,自顺治三年(1646)开科取士,至光绪三十年(1904)废除科举,前后长达259年。全国定期分乡试、会试、殿试(乡试以前则又有县试、府试、院试,以考选秀才)三级考试,考中者分别授予举人、贡士、进士。殿试(乾隆前在太和殿举行,乾隆后在保和殿举行)由皇帝钦点一甲三名为状元、榜眼、探花,二甲第一名为传胪,四人直入翰林院;状元授修撰,榜眼、探花授编修,传胪散馆授编修;二、三甲进士,经朝考文才优异者,由皇帝钦点入翰林院授庶吉士;其他则分授官职。有清一代,共举试114科,录取进士26846人,授翰林6000余人;其中状元、榜眼、探花各114名。“立法之周,得人之盛,远轶前代”(赵尔巽《清史稿·选举制》)。而清代科举得人之盛,非止于贤臣清官、诗人学者,从“浓墨宰相”刘墉到“淡墨探花”王文治;从精研篆隶的伊秉绶,到碑帖融合的沈曾植,翰墨名家更是不胜枚举。






1111“清代进士书札展”,精选清代历朝(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有代表性的进士书札凡70余件,集中展出。其中,以展品作者观之,包括19位状元、7位榜眼,10位探花,凡举名臣、诗人、学者、藏书家、武将等皆不乏其人;以展品内容审之,花笺漫笔,或举贤荐能、或谈国论政、或奉和酬唱、或问候友朋、或言及家长里短之事者,涉猎广泛、内容丰富;倘以书法言之,清代进士的日常书写,亦多跳出科场试帖的馆阁窠臼,而臻“书达性情”的自然妙境,尤其是在展厅机制盛行、创作意识凸显的当代书法生态下,无疑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启发与思索。此外,展览立足于文献,考索并阐释书札文本的历史文化信息,力求全面反映清代政治、文化、艺术名流之生平日常,立体呈现传统士大夫阶层之文化生态。






1111短信、微信之余,蓦然回首,传统的笔墨书信陌生而又亲切。走进“清代进士书札展”,真挚的心声之言、典雅的心画之书,引我们走进优秀文化传统,一同体味士人心灵的深度、领略书法艺术的高度、触摸清代历史的厚度、感受书信文化的温度。人读花笺字句香,不亦乐乎?

陕ICP备14006028号-1